国内信用证融资

迎接国内信用证全新时代


在国内信用证配套规则即将出台的背景下,银行可以思考遵从客户需求导向,运用强大科技平台作为支撑,优化业务办理流程,创新相关融资产品,发掘出国内信用证相关业务的最大潜能。

 

面对新的市场环境、企业需求和各家银行的呼吁,人民银行于2014年启动了对实行已有17个年头的《国内信用证结算办法》的全面修订工作。与此同时,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也启动了《国内信用证审单规则》的制定。新的国内信用证管理办法和与之相配套的审单规则的推出,将从管理框架和运用规则两个维度保障和促进国内信用证的健康发展。新的政策框架下,如何构建方便、快捷的电子化系统平台,以支持国内信用证的跨行流转;研发丰富、灵活的产品体系,以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提供全面、合规的贸易融资服务,以促进国内贸易的稳健发展等等,都是商业银行亟待思考和解决的课题。

 

存在的主要问题

 

配套的法律体系及制度环境尚不完善。《国内信用证管理办法》发布已十多年,很多内容与现行实际业务运行脱节,例如对于保证金比例、费率的硬性规定,对于通知行、议付行选择的限制,没有规定国内信用证转让等操作方式,从而限制了国内信用证结算的进一步发展。在业务纠纷的适用法规方面,由于国内信用证适用于国内管理办法而不是国际惯例,所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在司法判例中呈现出与《国内信用证管理办法》的矛盾,造成了一些不合理的业务判例,例如开证行是否具有独立审单权和拒付权就与银行操作实务不同,一旦出现贸易纠纷或法律诉讼,银行、企业、法院和仲裁机构等将无所适从。

 

产品体系不够丰富,客户资源相对单一,银行同业间合作不足。与国际信用证融资产品相比,目前市场上国内信用证下常用融资品种相对单一,且客户群体基本都是核心客户的上游企业,如大型钢贸类、汽车供销商等。此类客户一旦受到行业政策调整与市场变化的影响,将出现不可预计的潜在风险。另外,受同业间通讯平台的限制,国内信用证同业之间的跨行合作占比不高,且跨行信用证办理形式仍以信开为主,业务效率低。

 

业务操作层面存在技术审查环节落空、技术审查标准不统一、业务流程迂回以及系统平台建设等问题。由于缺少像UCP600那样的统一规则,各家商业银行在处理国内信用证业务时单据审查标准不统一,个别银行的分支机构技术审查环节缺失,这些都为国内信用证的发展埋藏了风险隐患。更重要的是,国内信用证跨行业务的信息交互缺少公共平台、信息传递速度缓慢、信息真实性审核繁琐,从而削弱了国内信用证的市场活力。

 

国内信用证项下融资业务的贸易背景真实性等风险是阻碍国内信用证进一步发展的主要原因。国内信用证因其结算与融资功能的有机结合,曾受到市场的追捧,但也出现了客户为融资“创造”结算贸易背景的现象。由于国内信用证项下多是非物权单据,容易伪造,也给买卖双方相互勾结骗取银行融资提供了可乘之机。而银行由于自身吸收存款的原始动机,对于低风险全额保证金国内信用证业务的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的执行力度,在有意无意之间有所放松,这些现象都使得金融安全存在着极大隐患。

 

对国内信用证业务的考核指标偏低,绩效考核杠杆力度较弱,制约了基层行对相应业务营销的积极性。在经济资本计量和绩效考核中,国内信用证因开立费率较低,又未计入融资收入,办理国内信用证开证每笔债项的RAROC系数基本为负。基层行在办理国内信用证时,如没有合适的融资产品来组合营销,很难达到EVA为正数的最低要求。目前的绩效考核导向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基层行拓展和营销相关业务的积极性。

 

业务发展新思考

 

依托新的《国内信用证管理办法》促进业务健康发展。新的《国内信用证管理办法》虽然尚未正式出台,但从征求意见稿可以看出,修订版偏重于政策对于实务的指导性、实用性、规范性和合理性。其主要变化如下:一是办法的适用对象从“国内企业”扩展到了“国内企事业”,适用的业务范围从“商品交易”扩展到了“货物和服务贸易”,此规定对未来国内信用证的广泛运用提供了政策支持;二是新办法增加了国内信用证保兑、转让,丰富了国内信用证的结算体系,解决了国内信用证不能像银行承兑汇票那样流转的制约,为国内信用证提供了增信方式,有助于提升国内信用证的市场活力;三是新办法取消了对通知行、议付行的身份规定,有助于客户和银行选择自己的合作伙伴,也有助于国内信用证跨行合作和未来代理开证业务的发展;四是新办法取消了议付行委托收款的操作,明确了开证行/保兑行独立决定是否接受不符点,全文写作手法也参考了UCP600条款,全面与国际操作惯例接轨;五是新办法明确了国内信用证的单据审核标准和相关业务凭证由行业协会统一制定,以统一的审单标准减少因审查尺度不同而可能引起的纠纷,推广国内证业务跨行操作;六是新办法还取消了保证金比例、银行收费标准等类似于实施细则的规定,给银行留出了更多的灵活与市场有效对接的空间;七是取消了原办法对银行的处罚条款,更贴近于业务实务。另外,行业协会还牵头制定了《跨行国内信用证产品指引》及其配套的跨行业务协议,为国内信用证业务跨行发展提供了依据和规范。

 

挖掘客户资源、运用供应链融资模式、丰富产品体系,扩大国内信用证业务的发展空间。在客户拓展方面,加强客户资源的调整,在大力发掘贸易类客户的同时,积极拓展电信、装修、物流等服务类客户,实现客户资源的多元化;在产品设计方面,针对贸易供应链条当中的核心企业、上游供应客户和下游销售客户,以一个核心客户带动整个产业链上的一串客户,分别制定个性化融资配套产品,提供灵活便捷的服务方案;在银企互动方面,引导企业参与到对供应链融资的管理中来,实现闭环债项管理,提高交易流程对结算、融资流程的安全保证,拓展国内证业务发展空间。

 

规范经营行为和业务操作,加强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适应多变的外部形势和日益规范的政策环境。坚持“KYC”的原则,从客户的管理层面、经营状况、财务状况等多方面入手,宏观上加强对客户经营风险、信用风险的管控,微观上加强对贸易背景真实性的审查,加强对关联企业及关联交易的背景审核,强化银行相关操作人员的风险防范意识,特别重点防范关联企业利用虚假贸易套取银行资金的行为,从源头遏制相关业务可能遇到的风险,推动其健康有序的开展。

 

优化流程、建造平台,推进国内信用证业务集约化进程。《国内信用证管理办法》修订版、《国内信用证审单规则》、《跨行国内信用证产品指引》的即将出台,将为国内信用证规范化发展提供制度保证,银行也要根据新的办法修订内部制度和流程,保证业务合规经营。目前,银行间国内信用证合作不足且均为纸质传递,今后可考虑开发国内信用证银行间操作模块,促进系统的电子化和银行间业务的更快发展。商业银行单证中心模式也为国内信用证集约化经营提供了操作支持的保障,可以思考以单证集中模式为背景,优化国内信用证结算及融资业务流程、统一操作标准、降低运营成本和防控业务中的风险,促进国内信用证的集约化经营和风险防控,使国内信用证真正成为促进贸易金融便利化的有力武器。

 

科学合理地运用经济资本占用指标的核算,适当调整考核系数,引导分支机构拓展国内信用证业务的积极性。首先,为进行银行内部产品推广,推介适合的产品给需要的客户,应科学、合理设置国内信用证业务考核指标,对于核心客户办理国内信用证,按照系统标识降低RAROC阈值标准,或通过对收益进行综合计量及量化体现,全面反映相关产品的综合贡献度与产品价值;其次,在经济资本限额限制方面,给予分行更多的额度保障,考虑根据业务导向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充分调动基层行的积极性,更好地推动业务发展,为客户提供多样性、适应性的产品。

 

总之,在国内信用证配套规则即将出台的背景下,银行可以思考以客户需求为导向,运用强大科技平台作为支撑,优化业务办理流程,创新相关融资产品,加强同业交流合作,稳步推进国内贸易金融服务的进程,发掘出国内信用证相关业务的最大潜能。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国内信用证业务将迎来全新的时代,更好地服务于结构调整后的中国经济,推动国内贸易与服务的进一步稳健发展


国企混改、代开国内信用证客服电话